云知笔记

川西藏区,记忆中逝去的圣土

标签:

得那年和父亲翻越卓达拉山 (卓达拉山,海拔4798米,位于四川省甘孜县与白玉县交界之处。) ,我们一起下车看那片碧蓝碧蓝的海子(藏族人称高山湖泊或堰塞湖为海子),年少的我心中就开始感慨,人的思想其实就如这片海子,越是纯静就会越是深邃,越是深邃就越不容易被这纷纷扰扰世界所改变。对我来说川西藏区一直是一个圣洁的地方,阳光和碧水是我对那个地方最深最深的记忆,我不知道这么多年来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已把那些原始的景观改变了多少,我猜想现在的人们如果去那里旅游的话,是不容易看到最让人心灵震憾的自然之美的了,我只知道这么多年来,我的心灵深处还是那年少时的感触,还保留着那一丝对自然和纯真的敬畏!–
是那年,走进一望无际的色达草原(就是照片中的那个美丽的地方),棉花般的白云下面是成群的牦牛,还是如此畅快地洗涤着我的内心世界,幸运之中正巧遇到从印度回乡的一个坎波喇嘛,远远望去一群僧侣,后面跟随着兴奋不已的前来朝圣的牧民们,在坎波苍老的面容中我看到他在注视着生他养他的家乡故土的那虔诚的眼神,我猜他一定也和我一样是多么深爱这片草原,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我想他最纯最真的情感一定是留在这片草原上的。我不信佛教,但还是跟着朝圣的牧民们去接受他的摸顶,于是我也跪在坎波喇嘛的脚下,让他的圣手抚摸了我脑袋,我想我那时真的很虔诚,因为我觉得我的心灵已和这一片圣洁的土地融合了… …–
过境迁,多少年来,游走在这个变幻无常的世界当中,我们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动作越来越远离自已的内心,可我骨子里还是总在捍卫着那一片属于自已的净土,常常莫名地怀念那次康藏之旅,好在所有的记忆还是那样清晰,于是我多么庆幸自已的内心还保留了那样一份执着。